前言


一直认为灰原和江户川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但是死活死活还是觉得他们配得要死,也互相喜欢着。即使是隐晦的双向单箭头。

***
他们是互相的引路人,理智清醒的可怕。
他们需要一个牵引,仅仅是一个牵引。

“艾琳,请做我的新娘.”江户川柯南穿着正式的黑色西装,看起来极文质彬彬的略微欠身.
如果忽视他抽搐的很厉害的嘴角.
对面女孩子的脸颊'腾'地红了.“我…”步美憋了半天,有些支支吾吾,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那一句话.
“咔!”摄影机后面的光彦抬起头,招了招手.“休息一下!等会再来一条!”
江户川没有去管身后步美哭丧的脸.
他直直的朝着那个惬意地窝在树下的女孩走去.

有光影细碎的影子斑驳的滑落进茶色的头发里.

还有十步.

白皙的面容和好看的侧脸,嘛.其实正脸也不赖.

还有五步.

少女精致的眉眼和微翘起的唇.

还有两步.
江户川停下脚步,顺着女孩的目光看过去.

有一个圆嘟嘟的少年,拎着两个塑料袋小跑着过来,脸上是满满的没来及擦的汗珠,不远处面容清秀的男孩,脸上长有小小的雀斑,低着头,安慰似的说着什么.女孩子有着乌黑的发,大而亮的双眼,还有泛着红的鼻尖.

一切都是这样,安静而美好的上演着.
灰原哀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面带微笑的,像初雪绽晴后的阳光。

“喂,我说,步美不适合这个角色.”身旁的侦探凉凉的开口.
“啊,我知道.”茶色头发的女孩子不甚在意地回答着,“我也并没有拒绝不是吗?他们开心就好.”女孩子眯着眼睛笑,像只倨傲的狐狸.
江户川回头看过去,也顺势想起,那天任务发下来的时候,他们的热情.

“几个人一小组,要演出一台剧哦.我们在班里评比,然后再选最好的一个参加学园祭,所以大家都要认真的努力哟!”小林老师笑嘻嘻的说着令人欣喜的事情.起码对大多数孩子,这都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无聊.”
“没新意.”
不太和谐的声音,小林老师决定头爆井字的和谐它.
嗯对,就是这样,呵.
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没有一个人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惜---
“柯南柯南,我们演什么呢,福尔摩斯怎么样?柯南演福尔摩斯一定很像呢.”
“新一新一你说我们演什么好呢?要不福尔摩斯吧,新一跟福尔摩斯真的很像嘛.”
啊,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譬如现在的吉田步美.譬如当年的毛利兰.
巧合还不止这么一点,她们俩编的内容都基本上一模一样,如果可以,江户川柯南现在想给福尔摩斯跪了.
福尔摩斯大人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有意的你相信我,我不是很想扮演您您那么至高无上哦我也不是有意想要碰您的女人,我想您大恩大德都会记得的哦不,是我的小错小误您一定会原谅的...

深呼吸,深呼吸,嗯是的,福尔摩斯大人请给予我力量.

等一下,等一下,好像有点偏题我们继续讲.

“啊,那青涩的年少时光.”灰原哀陡然带有歌颂性的说起不找边际的话.“你就满足她吧.”她眨眨眼睛,耸了耸肩,无辜的表情令人心动。
这女人还真是欠揍啊.挂着苦笑的江户川脑袋里一直挥之不去的话.
“小说是因为她喜欢你,大说是人不可避免的一己私欲.”灰原哀并没有去管侦探的无言申诉,而是一脸悠闲地说了下去,这无疑让侦探终于露出半月眼.“喂喂,你个女人还真是…”
“小哀!”

灰原哀有些无辜的撇了撇嘴,江户川柯南有点幽怨的闭上嘴.
“小哀…”步美从远处跑过来,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你来演吧.”她似乎用尽了力气去说这一句,因为说完之后,步美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灰原哀玩味的看着她,“嘛,不后悔吗?”她压低了声音,隐隐带着诱惑.
“就这样,把江户川柯南,让给我?”
茶色头发的女孩扬起脖子,她开出的价码足够大,她不相信一个小女孩会不上当.
果然,步美犹豫了,刚刚光彦的那一段话,和小哀的反问,在这个天真的女孩儿耳畔来回响着.
“步美.”光彦把一只手搭上吉田步美的肩,声音很低的唤了她的名.
少女像是被拍到肩上的力量打醒,用极坚定极认真的语气,回答了那个叫灰原哀的姑娘:“我不后悔.”
过了一会她又补充到:“如果是小哀和柯南的话.”
这使得灰原哀向远处迈去的脚步有些顿住了,傻瓜,你凭什么那么相信我?笨蛋,我是最不应该被相信的那一个.

但她还是笑了,只牵起一小片面部肌肤.
她听到自己说好,然后眉眼弯弯的看着旁边目瞪口呆的小侦探.

江户川柯南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灰原哀的笑容为何如此之多.
真美.
像是夜莺突然开口歌唱,不管是哪一个音符都令人惊艳.江户川突然笑得像个被贴了小红花的孩子.
真美.
他本想对着灰原这样说.可话到嘴边却成了:“喂,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切,别扭的要死,不成熟的侦探.”灰原轻轻的腹诽着,却在表面上突然了冷起了脸,小小的翻了个白眼,“现在才知道侦探的智商真高啊.”然后施施然转身去换戏服.
身后留下呆了吧唧的侦探.

哟,被绚到了吧,笨蛋.

“艾琳,请做我的新娘.”
江户川柯南再一次穿上正式的黑色西装,微微颔首毕恭毕敬.
是的是的,即使换了演员,杀千刀的剧本也不会变.
不过,这里的毕恭毕敬似乎运用的无比恰当.

摄影机后的光彦在等着.
提着塑料袋的元太在等着.
微微睁大眼睛的步美在等着.
他们等着那个淡雅如茶的女孩子轻巧的抬起下巴,然后戏谑地回答:“你终于说出来了,大侦探.”
他们等着那个答案,就像等着自己破碎的内心.

但是,事实证明,灰原哀是永远也猜不到的存在.
她扬起高傲的头颅,然后嘴角小小的弯了一下.
接着给了江户川一个清脆又漂亮的巴掌.
“刷拉”一下扇过去.
“啪!”一个小巧的五掌印.

今天没有风.场地上只留下了独自凌乱的四个人.
呵.

这似乎是一场,不欢而散的排练.
但是江户川,在挨了不明不白的一个巴掌后,甚至还感到有一丝一毫的欢愉.
呀.
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慢慢转变着.

排练还在继续着.
灰原哀依旧每天一言不发的赠送江户川一个幸福的巴掌.
江户川柯南依旧每天不出一言以复的接受灰原一个用力的巴掌.
日子就这样过着.
痛并快乐着.

直到
那个花开的下午.
“不用评比你们就直接上吧.”小林老师说.
嘛,这真是个好主意.
至少,江户川柯南少挨了一巴掌.
灰原哀一直很在意小林老师是不是暗恋江户川.

这真是个美好的故事.
所有看了演出的人都这样说.
那这似乎过早地告诉你们演出非常成功.
的确.
是这样的.

【贝克街的路灯幽幽的亮着,车夫驾着马无聊的叼着烟斗,难闻的烟味让不安的马打了个响鼻.卖晚报的少年带着深灰色的贝雷帽,小声的吆喝着.
 近景里,福尔摩斯和艾琳互相亲吻着对方的面颊.他们极友善的互道晚安,然后艾琳颔首提着手包离去.
 福尔摩斯看着艾琳的眼神眷恋而痴迷.
 “艾琳,请做我的新娘.”他弯下身子,以接近90度的虔诚向窈窕的背影致敬.
 女人的肩膀似乎颤了颤.然后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你终于说出来了,大侦探.”】
剧终.
步美的剧本清新而富有少女心.
哟.
灰原哀和江户川柯南会这么演?
谁信啊.

【江户川在灰原身后一米的位置,微微站定.
 他湛蓝色的眼眸中是有温度的爱意,毫不掩饰.
 他张了张嘴说:“艾琳,请做我的新娘.”
 灰原在前方停住脚步.
 江户川看到她牵起的嘴角.
 她回过身,带着明媚的笑容,轻轻的,扬起手来.

 只是那只手在半空中被一股更大的力截了下来.
 灰原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听到有人在她耳边唤她:“灰原.”
 她没有说话.
 “请做我的新娘.”
 他说.

 然后她笑.
 毫无芥蒂也毫无保留的微笑.
 她离开侦探的怀抱,接着狡黠的眨眼:“嘛,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大侦探.】

【fin】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