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合【是坑/慎 挺暖的大概 毕竟柯哀是本命会带一点】

放开头.
毕竟目前只写了三章.

英伦的茶发夫妇是一种我理想型的生活方式.
所以我喜欢白马探.
只因为白马探.
 所以萌.

【chapter 1】

白马探第三次见到宫野志保是在自家门口.

高挑少女有着微卷而柔顺服帖的短发,微微长及脖颈.她双臂环着靠在他的小独栋的墙边,阖着眼,嘴角有些许的翘起,不过那看起来并不是笑.
少女相互交叉的细跟银色小漆皮边上是一个黑色的布面旅行箱,在箱子边上还有他种的大片大片的霞草【满天星】

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的.

毕竟前两次的见面看起来好像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境地.不 准确来说是宫野志保连嘴都没张.

他们甚至都没有认真地看过一眼对方.不 准确来说是宫野志保那时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难道是良心发现我特别帅了.白马探这样想着.

他好笑的弯了弯嘴角,微微伫立欣赏这样一幅美景.

白马探插在兜里的手扣了扣裤边,裤管里的一条腿闲散的搭在另一条前面.本来双腿直立挺立而站的身姿还有几分严谨侦探的模样,但这样一放松下来整个人的调调就瞬间扭转成了站街的牛郎.

也许这是个糟糕的比喻.宫野志保心里小声念叨着.她把靠在淡蓝色外围墙的肩胛骨向后舒展,这种力道恰到好处的能够把她从墙上顶开但不至于摔倒.直立起来的宫野志保依旧是双手环胸的高傲姿态.她微微晃了一下,银色的小漆皮在阳光下闪了下光.

其实今天的阳光并不是很刺眼.

宫野志保有些不情愿地睁开一直半阂着的眼睛.虽然只是眯起,但眼眸里闪烁的水蓝色还是让不远处的白马探小小的咂了下嘴.

现在的女孩子还真是喜欢倒腾自己.不管是头发眼睛还是身上的味道.

***

记得上次见她的时候,她是被工藤从一片废墟中抱出来的.

那时候的样子简直惨不忍睹.她身上中了三枪,一枪近与心脏,一枪打在腰侧,还有一枪在胯部.工藤抱着她出来的时候,手都是微微颤抖的.眼眸猩红,像是哭过.

虽然都不是致命枪伤,但是三个血窟窿摆在人身上也不是闹着玩的.在工藤怀里的她活脱脱就是一个血人.白马探出于关心本想上前去看看能不能帮到什么.但他还没移动步伐,工藤就已经撒丫子跑了起来.跑动的过程当中还把抱着她的手臂向前微微欠离身体,像是害怕颠着她.

这姿势是说不出的奇怪,不过配上工藤在风中几乎扭曲的脸,白马探却觉得真是意外的契合.

工藤从他身边跑过去的时候快得像一阵风,白马探觉得他都快幻化成虚影了.但还是听到了低沉的,沙哑的工藤新一的嗓音.

“灰原,灰原!”他似乎是这样一路喊着跑走的.眼睛都没斜一下.白马探略诧异的回头看跑走的他,红棕色的眸子里写满不可思议.

他那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工藤新一居然也有这么性感的声音.

白马探闻着身边突然出现的化学试剂的味道,笑了笑.觉得有这种想法大概也是神经放松的缘由.他站在一侧本是行动指挥调动的角色,但此刻因为行动意外的完美告捷而没了事情做.于是也有了些稀奇古怪的念头.

身后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白马探转回脸发现是神秘的抖着眉毛的服部平次.这一脸抽筋让白马探觉得惊悚,但出于礼貌和胜利的喜悦他也就没提醒大阪的朋友这样看其实很蠢.

【在看谁啊】

【刚刚工藤抱着…和工藤在一起的女孩子】白马探老实地回答,却在中间改了口.

就是不太想把她和工藤扯的太亲密.

【你说那个小姐姐啊】

【小姐姐?】

【啊没有没有,我是说小姐,对~小姐.你说宫野志保小姐啊】

白马探沉默了.他也不知道那个一身血的女孩子是不是叫宫野志保.还有小姐姐,哪里来的那么奇怪的称呼.明明就很熟嘛,还装作陌生的样子叫什么全名.白马探撇了撇嘴,睨着仓皇而逃的大阪少年.眉头微微皱起.

和服部平次还有工藤新一都很熟的少女,身上还带着化学试剂的味道,怎么想都没有这个选项.

白马探又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现在那股子药味已经淡了许多.像是被风吹散了.

***

也许是自己想的太过入迷,回过神还是因为一股熟悉的化学的腐朽气息.
双眼聚焦发现宫野志保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她并没有把那个黑色的箱子拉过来.

【白马探.】

少女的声音很好听,不是软糯的那种少女音,说起话来甜甜的像撒娇一样.少女的声线里带着凛冽的寒泉的伶仃响,听起来就有风扑面而来的感觉.

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叫他的名字.白马探心想.

为了给印象不错的少女留个印象不错的概念.白马探暗暗的清了清嗓子.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灰原小姐.】

白马探几乎是下意识的没有使用宫野这个看起来更正常的姓氏.

果不其然他看到对面一直绷着脸的少女脸上出现了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

好可怕.白马探想着.不过他也敏感的发现少女也只是冷笑.

并未拒绝.

【白马探.】少女再次张开唇,喊着他的名字,并无二致的上扬音节,白马探却从这次中嗅出了一股莫名的冷意.

【我要借用你的身体.】

少女这样说着.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