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合【HE 坑/慎】

我第三章只写了开头.

【chapter 2】

说实话白马探的内心被吓了一跳.只不过他是那种该死的英国绅士所以不管什么事情都不会真的被吓得跳起来.但是他表示这少女真的有吓人的本事.

虽然被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借用身体是件很荣幸的事情.

不过这种听起来并没有把他当活人来看待的语气似乎有点渗.

不能就这样出卖自己的身体.白马探想着.紧了紧衣服.

***

宫野志保拧着眉认真地盯着面前一脸跃跃欲试但又有些害羞的少年侦探.心里默默咂舌念叨着是不是找错人了.

明明看起来是最正常好说话的一个.

而且是唯一一个没有女朋友的.

没有选择了啊.宫野志保叹了口气,决定再试试.

【乐意效劳.】

循声抬头.宫野志保在背着阳光的情况下看着少年的轮廓,以及他红棕色的眼眸.

他说:乐意效劳.

【非常感谢.】宫野志保顿了一下,抿了抿唇,极快的的勾了一下唇角.像是笑了.

***

其实事情远没有白马探臆想的那么可怕,像是去做小白鼠什么的.事情的真相,只是去当个婚礼上被闲置一边的男友娃娃而已.

噫.

工藤新一的婚礼.

青梅竹马的爱恋,年少轻狂许下的诺言.

一切都到了了结的那一天.

同样需要被了结的,还有会保护一辈子的玩笑.为了单方面的结束自己的感情,宫野决定随便找个男人充当一下既让工藤把心里那份不知名的情愫剔除又让自己死心.

白马探表示了解.然后心里笑笑说果然是找了个随便的男人.不,是随便找了个男人.亏他还自我感觉挺良好觉得特荣幸.

其实在胜利打响,不对,是第一眼看到工藤抱着她的时候就应该有了觉悟吧.

他们之间的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白马探感觉有点酸.

一定是因为他比工藤新一帅却有那么多人看走眼去喜欢那个翘着呆毛的足球小子的原因.

白马探解了门锁,把看起来洋气的刷着白漆的大门向里打开,微微欠身做出一个【里面请】的动作.有些长了的茶色短发随着动作斜向下倾倒,露出明显的分际线.宫野志保毫不客气的拖着行李踏进去,路过的时候没有停顿的瞟了一眼欠身的绅士侦探.默默吐槽了他几乎是恪守模版的礼仪之后心里感到满满的满足感.

还是很受用的.

白马探其实察觉到了她那轻微的驻足.但是他没抬头.以他现在的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踩着银色小漆皮的步伐从自己面前踏过.度过门厅的大理石地,撞击到室内的木质地板上.

那种用贵重木材制成的鞋跟和地板交织摩擦发出的声音很好听.

少女的脚背因为鞋跟的高度是拱起的样子.白马探可以清晰的看到她脚背上细长呈现略微青色的血管.

甚至可以感受到血液流动的声音.

是肃静而温柔的.

她脱下鞋子,露出抹着裸色指甲油的脚趾.

***

她踏进里间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白马探一瞬间就觉得工藤新一瞎了眼.

家,女主人.

他转身去关门,门外天气正好,岁月流转,霞草在空气中漫无目的的哈着腰.

他笑了下,把门轻轻的阖上.然而门本身的厚重还是发出了一点闷响.宫野志保在这时回头.虽然隔得很远但是白马探还是有看清她水蓝色的眼睛.

还好,没有灰尘扬起.白马探在那一时的思维是令人惊奇的,他很认真的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说着白马探你真棒.有记得好好打扫卫生.

他眯着眼睛注视着宫野志保.

但那少女几乎是抬了一下头就低了下去继续整理自己东西.但白马探发誓他看到了少女挑起的眉尖. 

白马探现在几乎是闲的没有事情做.于是他抱着臂靠在门厅和客厅之间的书柜旁看宫野志保忙忙碌碌.

其实从收拾东西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的.白马探咂了咂嘴.能看出来少女在装箱的时候就有考虑到把他们拿出来的顺序.
细致入微又精打细算.

少女把夏季的衣服和冬季的分了两大格来摆放,白马探抿着嘴看她把那些动辄就几万几十万日元的名品大牌堆在地上.一边感叹着真是个败家的女人同时把上面标签中的精打细算画了个叉然后扔到太平洋.

虽然这样但还是不免认同少女的眼光.

和他白马探真是意外的搭.

白马探甚至眼尖的发现宫野志保有几件和自己的竟然是情侣款. 

像她那件Gucci的墨绿色短款蛇纹上衣搭阔腿的西裤.

像她Versace的秋款黑色皮革裙.

还有那件Burberry的经典奶牛装.

要知道男款的现在就安安静静的待在自己的衣橱里.

【卧室.】

【嗯?】白马探正感叹着.少女用清冷的嗓音好像说了些什么.他回了回神,睁着红棕色的眼睛略带疑惑的看向她.很明显的一脸不好意思我刚刚没听你可以在讲一遍吗的表情.

手上搭着衣服的宫野志保站在游神的侦探面前,内心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要放衣服.】虽然心里已经很不耐烦了但是看在他是个男友娃娃而且看人的眼神又这么犯规的前提下就再讲一遍好了宫野志保是这样想的.

【喔 那里.】白马探正色,然后手一伸向着西南方向指去.那是他的卧室.

宫野志保知道答案后就转过身径自去了.白马探站在原地估算着自己刚刚的心理活动.

很想让她看看我的衣橱.

她一定会看到那些官方给出的情侣装吧对吧.(((o(*゚▽゚*)o)))

会是什么表情呢?诶好想看啊.( ̄▽ ̄)

少女出来的速度并不快.甚至让白马探坐立不安到想要去卧室看看她是不是因为太兴奋而笑晕在了地上.

虽然在清醒大脑里白马探非常认真的拒绝了这个想法.

宫野志保如果真的这样白马探就要去把她送进疯人院了.

虽然见面次数并不多,但正常人都看得出来她的无欲无求.会不会是性冷淡啊等等白马探你在想什么!

宫野志保出来后就看到有着柔软发质的少年一脸深思熟虑.还仿若做着慎重决定般的点了点头.

她眯起了细细的眼睛.

【面色潮红,呼吸不均,眼神躲闪】少女走过去把手指搭在低头的侦探的手腕处,【还心跳加快.】少女把头凑近他.

【白马探你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不是疑问,只是陈述,少女抽离身子,嘴角一撇,满脸嘲讽.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