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 九芃 这是个坑别跳了【笑


***
始终 正片 【九芃】一
🍃***🍂
张芃芃的落水是意料之中的. 齐晟负手站在人后,淡然的眼睁睁的看着她脚一歪身子一晃就顺着绿苔滑了下去.他听到一声来自江映月的惊呼,然后眼角抬了抬,就看到她脸上写满隐隐含喜的惊慌.江映月的双手拢在袖子里,收在胸前,是受惊小白兔的纯良模样. 【姐姐!】她把手伸出去,像是想要抓住她,可脚步却硬生生的往后退了一大步.齐晟掀了掀上嘴唇,暗地里觉得这出戏倒是演的不错并且有点惊心动魄.
齐晟把手扬起来,准备几秒后喊人过来下水救人.那毕竟是他的太子妃.
可是【噗通】的入水声是他没有想到的来自九弟的相救.张芃芃不善于水他是知道的,几秒之后人不死也是脑残,那样就算是救起来于他和映月也没有多大的威胁了.他只要尽了丈夫的责任,张芃芃是死是活是残是伤就与他并无直接联系了.可是这九弟的所作所为,在现在这种情况,不就是在给他脸上硬生生的打脸吗.在自家王妃落水时,第一时间慌张救人的是自己的弟弟.
【形式微妙啊.】齐晟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他把手放下来,负在身后急急向前踱了两步.

水面冒出了些许泡泡,接着是水波涌起,【哗啦】一声,他的弟弟抱着他的王妃,从水中露出脸来.
张芃芃侧着头倒在他肩上,眼睛紧闭,睫毛纤长.被水浸湿的乱发贴在面颊两侧,她脸上是带着水珠的红润清秀,朱红色的嘴唇唇形美好,离他弟弟的脖颈近的像是贴了上去.

【哎呀!真是羞死人了!】他听到有娇滴滴的女声,好像是侧妃.他扭头看向她,那女人正拿袖子掩着脸,眼睛却还在滴溜溜的往那水里瞧.见他看过来,又马上闭紧了眼显得羞于见人.
齐晟冷哼一声,把目光重新投向水面. 他的好弟弟已经站直了身子,依旧死死抱着昏迷的张芃芃.纱料沾水像是粘在了身上,把两个人的形体勾勒的完美无缺.齐晟把目光落在他的两只手上,一只搂着肩膀,另一只托着女人裸露在外的腘窝.真是生死相依的美好爱恋.齐晟身形磊落的站在岸上,就那么似笑不笑的瞧着水中的戏.
九王站在水里,没有动身,反而把怀里的女人抱得更紧.他能感受到女人身上向外散发的丝丝寒气,还有她瘦削的身板.

已经有多久没有抱过她了.

【三哥.】九王启唇,淡漠的,象征性的叫了一声. 往岸上看去,他投过去的视线藏着锋利的刀子,那毫不掩饰的不甘心和放不下都凸显在他眼角向外延伸的红血丝上.
齐晟扭过头,把安抚的手放在江映月的背上,似安慰,似承诺,他盯着她低下居心叵测的侧脸,说【你受惊了.别怕.】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发抖的,似赢弱的女人身上.
【不是你的错.是太子妃自己失足掉下去的.】
然后女人抬起头,浓妆的眼睛里盛着修饰过的小心翼翼和喜极而泣.真是天生的好演技. 赵王站在旁边,像是没看见自家媳妇和太子旁若无人的越界行为,像是没看见水中九弟的隐忍的怒气和担心. 他转过头对跟在身旁的小厮【回去给王妃备点驱寒的烧酒】然后摇头晃脑的向人后隐去了.

爱情好难.

 
评论(7)
热度(20)